大发直播

                                                                        来源:大发直播
                                                                        发稿时间:2020-07-14 13:33:36

                                                                        背负400亿债务的小城

                                                                        上述病例都出现了哪些症状?目前治愈情况如何?以下是新京报记者据北京市疾控中心每日公开数据进行的梳理(截至7月13日公布的病例数据)。

                                                                        335例确诊患者的公开信息显示,有18名患者出现了核酸检测结果“先阴后阳”的情况。

                                                                        潘志立大搞形象工程,给独山县这个黔南小城带来了高负债。潘志立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18例病例核酸检测结果“先阴后阳”

                                                                        ▲独山县“天下第一水司楼”。 图片/观视频工作室

                                                                        公开数据显示,独山县的财政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状态。来自金融数据和分析工具服务商Wind的数据显示,独山县2004年—2017年的年度财政收入从4730万元增至4.49亿元,但年度财政支出却从4.45亿元增至27.17亿元。2018年,独山全县财政总收入完成10.08亿元,2018年末户籍人口35.6065万人。400亿的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达11.2万元。

                                                                        2013年8月至2015年2月,梁嘉庚任独山县委副书记、县长期间,连长秋所在的贵州独山中山路桥投资建设公司承接了独山县红色旅游大道项目,施工过程中,在电力、自来水厂、电信等管网改迁方面遇到困难,连长秋多次找梁嘉庚协调解决。梁嘉庚通过召开协调会、专题会等方式帮助其解决困难。从2013年8月至2016年初,梁嘉庚共计收受连长秋现金共计人民币18万元。

                                                                        3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已追踪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148人,均已落实集中隔离观察。

                                                                        独山县400亿巨额债务,给独山县带来影响还有官场生态的严重恶化。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